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天干物燥起诉帝少_ 第868章:等待-

时间:2021-02-05 14:0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盛世橘宝小说天干物燥起诉帝少 第868章:等待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这么些年来,这个名字几乎已经成了叶凝白的禁忌,只是微微一想,就是一阵刮骨削肉般的疼痛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可是现在这个无法言语的伤疤,竟然就这么毫发无损,清清爽爽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叶凝白几乎是一瞬间就回想起了那时的无措与痛苦,眼中的泪流的更凶,她扬起头,那一瞬间她的姿态无意识的和当年重合:“不是的……我很确定,你真的是洛子然……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再说这边,梁檬檬犹豫再三,还是约了洛子然出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洛子然需要去处理公司的事情,自己这样不顾大局的找他约会,是一件非常容易让人心声恶感的行为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,在她心里,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在冥冥之中要发生了,如果自己再不抓紧洛子然的话,梁檬檬很确定,自己总有后悔的一天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即使,现在这样也根本不是万全之策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皱紧了眉头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此时正在宿舍里,拿着手机紧紧皱眉的样子落入了舍友的眼底,她顿时一愣,大声叫嚷了起来:“怎么,你找他约会,洛子然没答应啊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瞥了她一眼,摇了摇头:“没有,答应了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浑然不知道自己一句话戳中了梁檬檬心里事的舍友“咦”了一句,满含疑惑的问道:“那他答应了你怎么还不高兴啊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笑笑,低声说道:“我怕他有一天,就突然不答应了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两人只要一天没确定关系,自己就依然是什么都不是。至于爱情,梁檬檬知道那是多么脆弱的东西,也不觉得洛子然对于她的爱能维持一辈子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而她,虽然对于洛子然有那么一点奇艺的感情,但到底都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,想必洛子然,自己最想要的,还是豪门太太的那个位置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如果两人的爱情过了保质期,洛子然只要一句“分手”两人就可以再也不见,就算以前送了她那么多东西又怎么样?到头来,不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物件始终是物件,永远都没有实来的一张结婚证有用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垂眸,神色晦暗不明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舍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她倒是也明白梁檬檬的意思,只是没有想的那么深,觉得梁檬檬未免也太杞人忧天了些:“好吧,你说的好像确实有些道理……那你快去换衣服吧,好好珍惜这在一起的每一天啊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样分手的时候,也至少还能有美好的回忆留下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叶凝白摇摇头,没有点名舍友这天真的想法,不过对方的话倒是提醒了她,在不换衣服下楼的话,可能就要来不及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点点头,不再理会舍友,打开了一旁的柜子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衣柜里琳琅满目,整整齐齐的挂着所有衣物,有自己买的,也有洛子然送给梁檬檬的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实在太喜欢送人东西,一件件都还很有价值,梁檬檬曾经想要阻止他这样的行为,却被洛子然以温柔如水的目光洗礼:“檬檬,看到你穿我买给你的东西,我会感到很开心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最后,梁檬檬颓然的选择了随波逐流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原因无他,这个人看似温柔,但真的相处起来才发现,他真的太倔强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一旦是想要的事情,不论有什么阻挠,他都不会放弃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所以最终梁檬檬的衣柜还是被他所送的东西充满了。因为送的太多,甚至有些还来不及穿,就被新来的东西挤到了黑暗的角落里,连吊牌都还没有来得及撕下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这些东西,可现在她危机感骤然加重,看着这些件件充满了洛子然用心的东西,难得的感觉到了庆幸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至少现在,洛子然还是对她有感情的,她还有希望去成为洛氏的夫人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的手一件件地从品相精致的奢侈品上划过,她发誓,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用心的挑选过衣服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后来,她还是选择了一件看起来很清新,走校园风的连衣裙,梁檬檬看着吊牌上价值不菲的一串数字,无所谓的将之扯下,扔进了垃圾桶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接着,她小心翼翼的给自己化了个淡妆——洛子然似乎很喜欢她这样青青涩涩的样子,每次面对着这样的她,连脸都会不自觉的红起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最后,她终于收拾完了自己,看看时间,跟舍友打了个招呼,继而走出了寝室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知道,洛子然此时一定就在楼下等着她,身旁应该是他那辆最喜欢的跑车,他可能一边看着手机,时不时抬起头看看自己寝室所在的方向,生怕自己下去了他却没有看到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洛子然总是比自己来的早的多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默默地回忆着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很多次她下楼,都发觉洛子然竟然早就已经等在那里了,不管刮风下雨,还是艳阳高照,他总是能比自己要先到,然后再悠哉悠哉的等一会儿,最后用目光注视着梁檬檬的身影见见下楼,向自己展开笑颜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今天也依旧——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走到了目的地,梁檬檬心中的想法戛然而止,她的笑容渐渐收敛,到最后,她的脸色几乎凝结成了一块儿冰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原来本该在这里等待她的洛子然,如今一点影子都没有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翻出了手机,看着锁屏上干干净净的界面,没有一个未接来电或者短信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的动作一滞,明明天气还很暖和,却已经有一股冷风吹到了她的身体旁,四肢百骸都冻得冰凉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心里那个不太可能的猜测逐渐升起,梁檬檬使劲摇了摇头,拼命地在脑海中说服自己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也许只是路上突然堵车呢,或者手机没电了,而且身为家大业大的FH集团,就算是子公司,那要处理的也不是一点点小事,可能洛子然只是被什么公司的事情耽搁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总之,洛子然不可能对于突然这么不闻不问的,那根本不实际!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狠狠地皱着眉头,在心里死命的说服自己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然而她不知道的是,洛子然此时确实遇到一点麻烦无法脱身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叶凝白正死死的拉着她,一双美丽的眼睛已经盛满了泪水,脸上的表情似是惊喜似是难过,她现在简直敏感的不像话,洛子然只要有一点要挣脱的倾向,她就把人拉着更紧一点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太好了,你还活着,太好了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轻轻的哽咽一声,眼前仿佛又浮起当年那黑沉沉的棺椁,心口一疼,但同时也清醒了许多:“子然……你现在,成为总裁了啊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洛子然虽然十分不解于她的行为,但看着面前女人哭红了的双眼和通红的鼻头,那点子不知从何而来的心软和对于女士的教养如潮水般涌来,始终都没法让他做出挣脱开对方动作就走的行为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……”洛子然无声的叹了一口气,最终还是妥协的拿了张纸巾递给叶凝白,无奈的安慰她:“别哭了,把脸擦擦吧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叶凝白动作一顿,最终还是接过了纸巾,只是一只手依然拉着洛子然不放,似乎害怕一松手,他就会像是之前那样永远的消失在她面前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聪明如叶凝白,当然是知道洛子然此时的妥协,也只是不想喝女人争执的结果,不过她好不气馁,经历过了死亡,现在能够在看到洛子然,自己也已经很满足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边,梁檬檬依旧在冷风里等着,她犹豫着,每次都是把手机拿出,端详一会儿,然后再轻轻的收了回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不敢给洛子然打电话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现在这样,就算洛子然真的有了“分手”的想法,如果没有说出来,她还可以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,但如果电话打了过去,对方告诉自己要结束这一段关系……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打了个哆嗦,只感觉太阳穴都在突突的跳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远处有两个女生相偕而来,看着站在冷风里瑟瑟发抖的梁檬檬,又看了看她穿着的衣服,还有腕上带着的表,眼睛里迅速闪过一丝嫉妒,故作惊讶的问道:“呦,这不是梁檬檬吗?我们学校的大名人啊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看了她们一眼,没有理会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然而那女生好像是来劲儿了似的,她向四周漫不经心的望了望,果然没有发现洛子然的身影,于是趾高气昂的转过身来,毫不掩饰自己的嘲笑:“啧啧啧,真是可怜啊!看样子你是出来约会的,那洛子然呢?怎么不见他来接你啊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之前洛子然有一段时间天天都来接梁檬檬,那辆炫酷的跑车就高调的停在了她的宿舍下,顿时引来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嫉妒,甚至还有人为此,专门针对梁檬檬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们不懂,像是洛子然这样耀眼的人,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人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这女生,显然也是她们中的一员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梁檬檬面色惨白的听着她的嘲讽,只觉得整个心都揪在了一起,后来对方终于走了,她才感觉到轻松一点,犹豫再三还是拿出了手机,给洛子然发了几条信息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——是不是突然有什么事?你到现在还没有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——子然,你回个信息吧,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,我有点害怕。



   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